十月鄂尔多斯

十月鄂尔多斯…酒店折腾给发条猫拍照

十月鄂尔多斯,什么婚礼公园

十月鄂尔多斯。红色系

十月的皂片,在家要发霉了,我想出去玩呀呀呀!

梅花香自苦寒来。

华为园区的腊梅开了。就是因为这一株腊梅,我满世界找腊梅味儿的香水…每到冬天都是我的宠爱。

本金子这么牛逼还是要走了

在华为驻场3年了。好快。

这三年,有许多我引以为豪的点:

从一开始,在华为连个固定座位都没有,到现在有了我的固定座位号。

从一个小美工开始,到现在成为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。

从一开始被人呼来喝去,到现在受到所有需求方的尊重,和我说话客客气气,按照我的规则走流程。

从一开始和各路底层开发接触经常被气到半死,到现在直接和华为高级别SE对接。

被华为本部门各大领导知晓、肯定能力、甚至酒桌上会感谢我,每次被介绍给新的人物时,都会“着重介绍”我这位UCD。华为的聚餐,邀请为数不多的合作方永远有我一席。

中软的同事还不曾听说过合作方需要出差东莞和深圳华为,束之高阁的出差流程,在我这里是第一次使...

已经提了离职,不仅不给批准,还被拉到深圳来加班…就当观光了…

华为F4-5。周天的早上。

公会成立以来本改改的3次发飙

1.公会刚刚成立人员不稳,2个算是“老人”连续几周开荒请假,我群里吐槽那不如我们每周都集合石吧,这2人还杠上了,直接踢出群踢出公会。就算再艰难,这样的人也不能要。

2.王宫M4,号称散团之星的boss又恰逢怀旧服新开,每周都来2人走2人,组团异常困难。想起来小懒之前问我要不要合团这档子事儿,于是我又去问了她。接下来在一个新CD,我们一起打个H先试试。H5的时候我们新来的ZS楼下打断了boss读条,直接导致几个他们没跑到的人死了,这几个人团队频道里发了一串??????,工会里的人已经不满了,在工会频道说“高端玩家啊,他们真的是来合团的吗?”种子埋下。7号面前老K接电话闭麦了一会儿,小懒“不如让...

给车队dk噜噜侠的拖稿两年的画…

要不是出差不知道还会拖到什么时候…

出差东莞华为十天…

这地方建的真的是棒棒啊,随便照都是美景。据说设计师是日本的,确实厉害,这些建筑没一个重样的,迪士尼比这都弱爆了。

把一个景区当做一个办公区,我想问在中国,除了华为还有谁…

而且东莞华为虽然也是周124加班,但是节奏感比西安华为慢多了,食堂多好吃的也多。来了就不想走啊…只是124我也被迫加班,不能打魔兽了,游戏鸽鸽两个cd…


鄂尔多斯

酒店…晋某人说像300块的。也太便宜了8!

我是单眼皮小改改~

乌鲁木齐大召寺,穿了个改良式民国风的衣服,一进门就被当做导游…不过这个衣服我还是喜欢的~

压力值爆表

想离开这个地方又被黏住

结婚纪念日,晋某人还给傻喵也做了大餐~

馋死喵了~

925,结婚3周年了。

不知不觉就已经相伴走过5年。

晋某人第一次给我煮螃蟹吃,之前由于下不了手所以从来没做过。这次碍于我提过那么一两次想吃,于是买了一只…一只给我。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家里太穷…

不过已经很好了。希望我们始终如一。

公会矛盾

大A瞎几把的拱火,导致老怪和大A互喷了起来,然后大A退会,老怪要跳槽去别的会,给我气的也退会了。

之后一波人劝我回去…回了。也感慨,自己这么大人了,还是控制不了情绪。有啥气,等等再看不能吗,为啥也要退?

气自己。

和女盆友的相约…甜点~烧烤~甜点的一路…

后面的大爷也很快乐呀~

超级忙的8月

吕伟樵那边,发条猫的包装,反复调试

本职工作上,新特性接二连三,常常工期排满未来两周

小健哥那边,还要帮他给新店起名字+品牌设计

高老师那边,给他开的产品课去带交互,开启为人师表之旅

我的公众号,时隔近半年又更了一篇,反响还不错

魔兽里,新公会终于上了正轨,追上了大部队,会长真是难当

还好换了个工位在一个角落,好多事都可以上班时间处理~这个月都没有补工时就已经拉满,夜宵领了不少份~

问自己这么忙碌,理想是什么。果然还是不上班…😂

我放进去一波衣服,然后去找还有没有浅色的衣服,回来就感觉桶里东西有所增加,原来是它跑进去了~

脑补了一波连着它一起洗了会是什么效果~

这家logo好看,甜点好吃!那个茉莉味儿的

晋某人的铁哥们儿的娃满月,他媳妇儿的姐姐做的手工甜甜圈…

很好看,但是真的太甜了

和康文同学,吕伟樵约了一波星巴克…

星巴克的甜点真的是…太难吃了

曹方演唱会…不负所望。

一个月前,陈嫣发来这个“让我出门浪的理由”,于是果断约了杨悦来听。

班长唱了许多老歌,每一首我都能唱完,即使中间歌词有串行…这一个月恶补了她的新专辑,然而最喜欢的几首她可没唱。

边听边录发现场直播给陈嫣,这些歌曲真的是存储了少年时期的记忆,朋友圈里点赞的也都是那些懂班长的人…

只有两个小时的小小巡演,以为站着会很累,等她唱《遇见我》的时候,却是惊讶时间真的好快…

新纳入两人

自从二进宫中软,在菊厂的这两年,交际圈就很少扩充了…跟华为的同事们气质真是不太一样,大多数都仅仅保持在同事关系上…

近一年,纳入“朋友”的仅两人,两个都是去年做麦冬网站认识的。

一个是天天拖稿的前端,明明没什么工作量,交稿时间每次都是晚上12点以后…这节奏,跟我有点像呀,一看朋友圈,原来是个wower,每天带团打完本才开工干活的,而且也是主玩骑士。于是对话画风骤变,内容是魔兽里夹杂着工作…

另一个是个妹子,女票的同事,合作了一段时间发现她准备跳槽去气血和,于是有了共通吐槽话题,一见面,原来也是个女流氓,聊到十一点多笑到脸疼那种…

真是平淡生活里的幸运呀~


早上拉屎,欧皇就在旁边蹭来蹭去自娱自乐…我就说咋安静了,原来是卧住了…


拍照挪开,刷牙洗脸

1 / 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