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次做UCD

历时一个多月的U2000项目UCD设计终于定稿了。太特么坎坷了。

亮总找到我的时候,跟我讲了背景:这是一个已经运行了十几年的项目,是我们与无线事业部共同做的(其实是人家吃肉我们喝点汤)基于CS架构的产品,也是我们部门的主要盈利项目。在市场web化的潮流下,我们也不得不做变革。无线事业部已经做了几版UCD,但是领导们不太满意。所以我们核心网也要参与UCD,成立自己的UCD小组(其实就我和一个技术,还不就是我做…)。

就这样,三路人马同时开始做UCD,财大气粗的无线事业部两路人马,我们一路。

我们经过几轮内部讨论之后,形成一套方案,拿去与无线PK,非常顺利的得到了他们的认可,三路方案最终以我的方案为基底...

某川终于回老项目了一趟,给我折的花~嗯…折的时候感觉挺扎手…
「有花堪折直须折」

跟菲比同学,吃开了才想起来拍个照~

「浩瀚又寂寞的星潮…」

老娘说我穿这一身特别A4腰😂😂

然后去逛超市…忽然我很想吃DQ…
然而每次都是吃不了几口就批发给某川了~

糖豆~越来越喜欢这货了~
老姐的眼睛和脸都真大😂

汤智结婚了~
伴手礼很好看啊~拿了三个回来~

一次小尝试~
很有意思~

期待夏天

早上走在园区,经过花花草草,阳光有点刺眼…

突然很有期待感…

夏天,总是有很多故事发生。

we完全没有link

打开welink,看到我们组同在华为驻场的一个技术今天来加班了。华为有绿化到位大学般的园区,美味健康的食堂餐饮,舒适宽阔的办公区,而这一切都是为了传说中的996而准备。

而我和他们相比简直另类。。我与他们工种不同,讲道理压力比开发人员还是少很多的,每天下班就走十之八九,六点前就可以到家。

也因此觉得孤单。

我们大组,三个项目,华为和合作方一共100多人,客户遍布世界,而UCD就我一人,其他全是技术。男女比例10:1,无论男女都很闷骚,用我之前处朋友的方法完全“撩不动”。和他们工作上的具体事大多难以交流。驻场华为,我毕竟是合作方,总觉得与华为人多少有隔阂。

看到中软的工作群里,有人问有没有去打篮球的,竟...

华为园区做的跟大学一样,花花草草小树林的。
我们楼下的桃花真的是挺美,每天经过都要东张西望它们好久…

下班路上边骑自行车边和某川电话闲聊。

某川:明天领证一周年了~
我:那要么去吃个好吃的庆祝下?我想吃黄记煌了~
某川:好啊~
我:呀,明天晚上有约…要和文娟去美容…要么等会儿就去吃吧
某川:行,那你在小区门口等我。

接头成功,路上…

我:呀,咱俩好像去年的今天就吃的黄记煌…
某川:是么?你确定?
我:确定,为了庆祝未婚最后一天么,都快到家了突然想吃又杀回立丰吃的。我还写了博客有记录呢~看来注定咱俩天生一对啊哈哈哈哈
某川:谁想跟你天生一对…😒

两年的同一天,发生了几乎一毛一样的事,想想领证纪念日这么过也是挺无趣的😂

陈嫣给寄的生日礼物来了~还有一封没写完的信。秒回高中和大学时代…这么复古的方式,对我而言貌似就只存在与她之间…

她也要做点小生意了~让我给做个logo,为了不打破个人原则,收费100意思一下

周末早上,起来做了两个三明治~

这个生日是我的「前任」「男朋友」「女朋友」陪过的…我们圈儿真乱…把大家拉到一起很有成就感,但总感觉明天可能前任就要抢走女朋友😂

暂且忘记明天要交稿的事儿,嗨一个晚上~~

升级到28…仍然木有一点点点想做妈的欲望…我还是个娃啊…

某川说今天(20号)给我拍了个尤克里里,不过铁定是生日到不了货了…小埋怨…

晚上看看axure教程视频,看到点差不多该睡觉了。并没有下意识的觉得有什么不同,或会出现什么不同。正常挤牙膏,瞄了一眼手机,正好0点整。我随口朝外喊了一句「老公12点了诶~」

这时听到客厅在放生日歌,心里噔一下,想某川是不是要即兴表演了…客厅黑灯瞎火,不一会儿,川端着个小蛋糕缓缓走过来~

我说「要唱生日歌~」川还真就站在那端着蛋糕唱了个完整版~

我们俩晚上算白跑步了~

2014年额济纳旗的怪树林…
突然很怀念那天的傍晚…

周末让某川陪我去了下袁家村,还有几位新的小伙伴。袁家村的回民街真是鼓楼回民街的复制版啊,有名的都在。

暮色时分,天降小雨,空气带着潮潮的泥土味儿。一家店的回民唱起了清真寺的歌,回荡在回坊的小巷子。这一天的人不是很多,好像一条街都是为我们而开。感觉特别惬意,就想住在这个小村庄好了…

晚上确实也住在这里,不过民宿的住宿条件不是很好,晚上除了能和小伙伴聊聊天,也没啥夜生活。这里貌似除了吃真的没啥了…

又要开始折腾了。

菲碧同学给的书签~
夹在一本难啃的书里…「设计心理学」跟随我从草庐到中软到华为…还没看完…

年前园园来我家拍的商业大片😉
大家都表示对我家的两台台式网吧联机模式惊呆…不过照片中只拍到了我的台式,木有某川的~

某川去年春天给我折的桃花枝,我们去额济纳旗捡的枯木枝,某川老爹的老版照相机,女票给的鸭舌帽,陆总去西藏给买的挂历…都成了家里的摆件~

园园来也亲眼看到送我的多肉已经长这么大了~

在华为两周

来中软第三天,其他人都还在资源池,我就被拉到了离家打车起步价的华为,直接进项目。接下来第二天,项目还不熟悉,就带着这种一知半解领了任务。四天的时间做了一个模块的交互和UI,带去了互联网设计的思路。设计风格用到了卡片风,得到初步认可。

不能上网什么的都是小事了。这几天就一件事,让我情绪起起落落…
1.当我设计的差不多的时候,才知道有一套UI标准。这是要推翻重做的节奏?
2.当我看了那一套标准时,心理落差巨大。这套标准的视觉风格大概是七八年前的,是我特别不屑的风格。照着这套标准做,不是在强迫我降低档次么…可是,开发用的都是那一套标准的控件,让他们照我的设计做虽然视觉体验可以提高,但必然会增加工作量。
3....

给小建哥的板栗店拍的栗子。和某川在家折腾了一下午,带写文案处理图片弄到12点多…我这难得的周末啊…

这是最亲的哥了。看在一家人的份儿上,我就不收钱了哈哈哈

怀特迈恩同款幻化,虚空爆发中。

感觉自己画的越来越6了~


TJM's Design:



邪魅狂狷小暗牧。这才是真正的虚空领主好嘛,术士们就安心拉好门发好糖


网易云音乐上找到了这首。继《上层精灵的挽歌》之后的又一首悠扬而忧伤的曲子。入场音乐的改编而已,听起来却肝肠寸断。纪艾泽拉斯那些死去的英雄,纪我最欣赏的的战士英雄——瓦里安·乌瑞恩的陨落。

魔兽世界对于我们这些骨灰玩家,也许更多的是情怀吧。

来新公司报道了。正儿八经的加入了一家大公司,光西安分部就8000人。HR问我对中软的印象是什么,我说“今天朋友去了中软,明天朋友的朋友去了中软”…在本地还是很有名声,同行里的第一梯队。

从一个迷茫的自学小设计,到触碰到这个岗位的工资天花板,花了三年多。其实也就是和川认识的时间。然而走进中软,心情却没那么愉快…我跟吕伟樵说“总感觉自己待不久”,他也有这样的感觉。

中午和徐英吃饭聊天,我说某川早上送我来,看到上班高峰期,感慨这就跟工厂一样。可不就是么,这和父母辈的那个年代类似,他们当年也是年轻人,重工业是当年中国的新兴行业。而今天的年轻人从事着软件开发,和当年并无本质区别。我们每个人都是大厂的一枚螺丝...

昨天晚上和拓哥、园园、女票小寨小聚。

聊到了我前几天说过的我爸妈喊叫着要离婚的事,他们也关心着最后是怎么解决的。某川协助的解决方法受到了三位小伙伴的怒赞。

事情的本质其实就是两个人闹不高兴,老爹觉得可以清净两天了就打冷战,但这种事受伤的往往是女人。我的解决办法是老娘你要离婚想好了我就给你找地方住,结果这个方案被某川吐槽“会不会劝人”…某川给我老爹打电话,跑回家跟他聊了聊天,然后让我约我妈下个馆子吃饭,期间某川带着老爸来,老爹拿着三朵玫瑰(敲黑板)跟老娘说“老婆,不要生气了”…哈哈哈~

两个人斗斗嘴又高高兴兴回家了,最后还都不好意思拿着玫瑰走,最终老爹以“你拿着,拿着就不跟我离婚了”劝服老...

大年三十起稿,每次刚打开ps要上色的时候,都会被某川叫上线做任务打本什么的……

昨天晚上工会团没组起来,终于有时间画完她……

TJM's Design:

给我的小骑士今不然画的插画。
不高兴的大领主……
不高兴大概是因为穿这身幻化太久了点……

毕业十年的同学聚会。女孩都没什么变化,男孩各种发福严重……

其实聚不聚对我来说都无所谓,我是被刘 亚菲同学拉去的……同学聚会这种事,果然会来的都是工作顺利家庭和睦的。离毕业越远,越觉得有种奇怪的氛围。

能被劝来,也是因为特别想见一个人。他本是这个聚会的发起人。他读过很多书,肚子里装了很多货,但情商略低。他当年特别想融入高三四班,但却被全班同学施予言语暴力。我虽然未对他做过什么,却也是乌合之众中的一位施暴者。他却能不计前嫌号召大家来同学聚会。还好,他现在在聋哑学校做一名教师,状态不错,真心为他开心,好像这样能为自己赎一点罪……

来了八个女生,四个曾和我坐过同桌。还有一个曾与我在高三前后很是互相欣赏。隔...

某川来机场接,打开车门,看到玫瑰,然后某川又递过来新年礼物~
这么会撩自家媳妇~🌹

1 / 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