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窗外吹来了一阵冷风,故意扰乱了我的发丝”

翻看07年写的日志,提到了这首歌以及这句歌词。于是去虾米上找到这首歌,把它添加到“对我来说的经典”这张专辑中。

突然在想,是不是也应该像10年前一样,多一点天真浪漫,好好的记录我的生活。

想念十月。那里好像另一个世界

意识流

刚刚见了马强。Cleen一别,草庐一见,这才又约饭。
见面的原因,是他和一个馒头商学院的讲师做了个资源共享平台,邀请我以设计师的名义入驻。看了一下他们的规划,确实是这么几年我见过所有做资源整合里最靠谱的一个。
打车回家,在夜高新里穿梭。高新路,科技路,唐延路,丈八路,锦业路…三年前,我对这里还很陌生,现在已然是「请不要约我去高新区以外的地方」。
以设计师起步,却不想仅仅是一枚设计。
西安,请给我们机遇。

一定是水逆

1.
我的一位小伙伴最近似乎非常低谷。我很想靠近她、帮助她。可是她拒绝了我。这让我非常难过,在跟身边的人说起的时候,自己都会忍不住红眼眶…这感觉就好像分手的时候被告知「我们不合适」一样…感谢她让我再次体验了失恋的感觉…
人生,也许就是边走、边拾起、边丢弃的过程吧。也许翻越这个坎,我们会越走越近;也许就此越走越远…

2.
跟着一位资源型领导去了新公司,本以为可以与这个小团队一起大展身手,没想到我与他有若干意见不和。他的新政策也让我觉得他非常不信任我,让外包公司与我们内部形成竞争关系,而不是协作。
差点负气离职,被某川劝住了…唉我这脾气…

3.
华为上周六又找我去加了半天班。周五晚上康哥给我电话,说给上级演示demo...

某川的直男故事

1.
满:我这两天穿的鞋又把我的脚磨破了…唉,这鞋都穿了三年了我还没把它驯服…
川:那这鞋质量挺好的呀~
满:……

2.
(川在家,我才下班回来)
川:老婆老婆,我今天把客厅和阳台的衣服都收了~
满:给你发朵小红花
川:等会儿邀请你去卧室干一件事
(然后一起来到卧室,发现所谓的衣服都收了,就是全部转移到卧室床上…)
满:你这也叫收拾了…?
(准备叠衣服,但是刚洗过手,手很凉,于是撒娇把手伸到某川面前求温暖)
满:手好冷啊…
川:(看了一眼我的手)等一下!暖手就要高科技!
某川嗖的一下蹿出去,又嗖的一下蹿回来…带了个吹风机回来……………插上电给我吹手………
满:(呆若木鸡)………

雪山山顶,有点凉

雪山山顶

雪山之下

可鲁克湖边的芦苇荡

随意停车,随意在大戈壁上拍照。站在这里时,脑海里一直回荡着一个单词——Nothing…
很有无印良品那张经典海报的味道。

去“外星人遗址”的路上,经过一片特别美的红色大地,高原上才有的植物红的很好看~

强行买了个披肩,果断凹造型

雅丹地貌。
首先,自然风光果然是为了拍照好看…
其次,这个地貌真特么帅啊~方圆几十公里都是风蚀的石头,不用导游解释,我都觉得像鬼城…

被华为召回,帮忙做个方案。
康哥说还怕我不接电话,没想到我挂了电话半个小时就奔到华为了…我心说我还是很习惯华为的节奏的…

并没有工钱,我也没想要,不过很开心自己的价值被他们认可。

康哥送我去上班,路上我说,走在华为的园区,还觉得内心有那么一些感情的…

今天他们要了我的中软OA账号,好像要给我强行申请一天外出公干…申请到15号。可是我的离职日期是15号啊,这能办得到?也是实诚,内心很感激…

中午去理发,差点被理发师说动中午不理了晚上去烫一个…

同事狗子说我是个假T😂,发照片给某川,他直接回复“这谁”😂,直男果然不喜这种风格~

下午阎总和拓哥去见个人,北京来的行业大牛,主操盘念慈菴的成功转型。阎总点名让我跟着去,荣幸之至的副作用是晚上不能wow了😂还好中午坚持原计划理发了,不然一头乱发如何见人😂

晚上和大牛一起吃饭,学习了下他们的最新案例,给碧生源常润茶做的数据分析…然后我就觉得,自己前阵子做的案例分析弱爆了😂,当然也和他们掌握的数据体量有关,可是给我这么详实的数据,我能做的出来他们这种规格的内容吗?

越往上,越不安,越觉得自己是个弱鸡…

截止目前的人生座右铭

0、知行合一。

1、人生没有侥幸。

2、不进则死。

3、懂得风险控制。

在读《明朝那些事儿》 时了解到“知行合一”,作为一个实用主义者,立马很喜欢这四个字。它是我所有认知的zero。

感觉自己很酷…
老哥的店,友情给他奉献了手绘墙~

职级太高,离职需要多领导审批…
是为了留人才而设置的这个复杂的审批流程吗?
然而有什么用,该走的还是要走

为了办离职把工卡还给我了一天,然而又因为若干手续没办完…

9月7日晚上7:30。
把工卡放到了蓬勃的办公桌上。
这意味着出了这个大门,我再也不能在中软黄区、华为园区进出自由了。

走到2楼打卡,走到内园拍张照。
这里不是黄区了,拍照很安全。
中软的楼群,有棱角分明的建筑美。
天色已经有点晚了,我很少从这个角度看它。

这一天早上,佳斌哥还找我做了个方案。我开玩笑,用的可真扎实,最后一天也不放过。可也觉得这是种“善始善终”。来的时候做的是SI的项目,走的时候也是。

这一天早上来的时候碰到了朱涛,晚上走的时候又碰到了他。这个与我一同入职,算是关系最好的人。


某川在门口等我,也是他最后一次送我来这里打卡,等我回家。

有一点伤感…就这样告别。

对于晋满一家来说,9月有点不同

去年的9月,我们结婚了。

今年的9月,我们俩都换了新工作。同样都是,放弃了前一份工作的安逸,放弃了别人眼中的「高薪」,选择了挑战。

抗麻袋内~


激萌这种东西最不可信了~哈哈~

陈嫣说像买家秀😂

周至水街拍照…

去是从武功下的高速。下去之后通往周至的路封了。我们想过去问下路,刚摇下车窗,警车旁的一个人就很心领神会:带路要不?

去他妹的。然后我们就自己看地图走小路。走到一条通往省道的必经路上,竟然堵车了…原来是村民在那拦路要功德费…一副古话「此路是我开」的味道…他们要五元。其实我包里有的,但是还是借口没有带现金只给了一块,外加某川在车上攒的一堆一毛……真是长见识了…

成都,带不走的只有你

成都,带不走的只有你

玩个游戏心情差到爆

19层降到18层没奶住…
在大A和老板之间选择了大A,退会…

记辞职

周一下午5:30跟中软领导提了辞职,晚上八点华为的领导康哥就飚来电话了…

康哥是负责招聘我来的人,他讲了招我来前后我不知道的事,包括他曾实名投诉中软的UCD,所以才开始下本招高端人才;为了让我来,薪资也是特批的,比我中软的名义leader都高…他还强调一个人在一个企业里最重要的就是「不可替代性」…等等…

导致周二早上我犹豫了一波,要不要留下?而且对于下家我的工作内容,我不自信是否能做好。这两年来我的工资涨了三倍多,是不是捧杀?问了几个朋友,吕伟樵的一句话让我觉得很有道理:你留在华为体系才是捧杀。最终,某川还是支持我去下家,让我彻底坚定。

周三华为我敬重的另一位领导佳斌哥给我打了电话。我其实很怕他来做...

早上的云是地震征兆么…😱

看来真的有大仙儿在渡劫

有大仙往东边去了~~~~
已是秋天

梦与人生第一座右铭

最近做梦,总是梦到自己在复读班,准备参加第二年的高考。是老妈让来复读的…会这么梦不知是不是因为她曾说过给我推荐「包装工程」专业很后悔,导致我毕业因为专业不对口曾恍惚过两年。可我从未这么认为,从选文还是选理开始,我就是自己独立做决定了。

昨晚梦到月考结束,老师喊名字发卷子,我只考了80。非常羞愧,语文本是我的强项。无意中翻到了隔壁班不知道谁的卷子,语文140分。这本应该是我的水平。

还总是梦到离高考只有两个月,而我还没有开始复习政治(这好像是考研项目),数学还没做过真题…

课间我跟身边的朋友说,无论考的上考不上,我都要去工作,不上学了(这又好像是考研)。梦里还在琢磨未来的路,好像不上学了更不会心慌...

1 / 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