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辞职

周一下午5:30跟中软领导提了辞职,晚上八点华为的领导康哥就飚来电话了…

康哥是负责招聘我来的人,他讲了招我来前后我不知道的事,包括他曾实名投诉中软的UCD,所以才开始下本招高端人才;为了让我来,薪资也是特批的,比我中软的名义leader都高…他还强调一个人在一个企业里最重要的就是「不可替代性」…等等…

导致周二早上我犹豫了一波,要不要留下?而且对于下家我的工作内容,我不自信是否能做好。这两年来我的工资涨了三倍多,是不是捧杀?问了几个朋友,吕伟樵的一句话让我觉得很有道理:你留在华为体系才是捧杀。最终,某川还是支持我去下家,让我彻底坚定。

周三华为我敬重的另一位领导佳斌哥给我打了电话。我其实很怕他来做说客,因为他总是那么严谨讲道理而且笑面虎…他想帮我正式申请华为的座位,以求我留下…婉拒…

在和华为两位领导的沟通中,发现二位有个共同特点,先耐心听我说完了原因一二三,他们似乎手上做了记录似的,逐条针对我的一二三做出解释,以及提出解决方案…有条不紊。


二位在留人的时候,一定也是有所商量,康哥第一时间打了电话并抛出若干感情牌,隔一天佳斌哥来电,再攻一波…让我再考虑一周的同时,也能拖延时间让我能把手上的工作再搞搞…(毕竟我走了没人能接替)

这是我在华为感触最深的一点,效率,以及条理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