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新公司报道了。正儿八经的加入了一家大公司,光西安分部就8000人。HR问我对中软的印象是什么,我说“今天朋友去了中软,明天朋友的朋友去了中软”…在本地还是很有名声,同行里的第一梯队。

从一个迷茫的自学小设计,到触碰到这个岗位的工资天花板,花了三年多。其实也就是和川认识的时间。然而走进中软,心情却没那么愉快…我跟吕伟樵说“总感觉自己待不久”,他也有这样的感觉。

中午和徐英吃饭聊天,我说某川早上送我来,看到上班高峰期,感慨这就跟工厂一样。可不就是么,这和父母辈的那个年代类似,他们当年也是年轻人,重工业是当年中国的新兴行业。而今天的年轻人从事着软件开发,和当年并无本质区别。我们每个人都是大厂的一枚螺丝钉,许多人都差不多是“钱多活少离家近”,华为养着中软,也不愁公司明天就倒闭了。

人生大概就是这样了,可以很安逸很稳定。可是这真的是我想要的么?

评论